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日报副刊

怀念成俊英

时间:2018-05-11 09:17:5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彭彩欣
    夜已深沉,万籁俱寂。我坐在电脑前,泪眼模糊,擦干眼泪,继续敲打键盘,用文字写下这不尽的悲恸和怀念。
    怀念我亲爱的侄女和知心的文友成俊英!
    2018年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,是妇女休息、购物、旅游、陪伴家人、放松身心的日子。然而就在这一天下午四点半左右,成俊英和一名部门经理卢红,在送货回来的路上突遇车祸,不幸身亡。闻者无不悲痛欲绝。
    就在这一天的晚上七点,我得知车祸消息后,急匆匆赶往医院,因为电话里说是在抢救。赶到医院急救室,俊英的丈夫、女儿、妹妹、弟弟、弟媳等亲人都在,儿子还在从北京回来的路上。大家哭的一团糟,我劝大家不要哭,等待抢救结果。当我听到已经宣布死亡后,几近崩溃,我哆嗦着,眼泪像溃坝一样冲出了眼眶,随即放声恸哭:“我那欢蹦乱跳的闺女啊!如今为何叫不应,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,怎能承受!”。哭得我心跳失去了惯常的节奏,整个人跌落在地上,侄媳赶紧把救心丸送到我嘴里。
    时光卷乱风云,幸福的家庭顷刻间支离破碎。所有的亲人、朋友、同事都不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,然而这不能改变的现实就这样噬咬着亲人的心,在泪水的酸涩和思考的痛苦中,艰难度日,焦急等待。
    在车祸后半个月,成俊英才得以入土为安。从此,我开始了无尽的思念和追忆。
    先说我俩的亲情。因为我没有女儿,所以不论娘家的侄女、外甥女,还是婆家的侄女、外甥女,我都当自己的女儿对待,她们个个都和我亲近,尤其是成俊英。当她还是八九岁的小女孩时,就经常到我工作的地方去找我(因为我厂离她家比较近),当门卫问她找谁时,她干脆的说出我的名字。为此,厂里人都夸她聪明可爱,我当然更喜欢她。由于工作调动而后随军,我们间隔了近十年没有见面。八六年我们转业回定州后,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,正在待业。于是,我帮她找了一个工作,自此我们经常联系,每逢年节必来看望我们。
    也就是转业回定州后我们成了文友。我学写诗歌是她的启发。有一天,她欢蹦乱跳的找到我说:“婶子,我写了诗歌,您帮我看看”,当时,我心里一惊:小小年纪就想当诗人!那时在我的心里只有徐志摩、臧克家、艾青等才是诗人,才能写诗。可是我的话语没有出口。于是,我看了她的诗,真的有诗味。我帮她修改了一下,然后把我写的诗歌《绿叶》交给她,让她带给她的老师看看。过了几天,她欢天喜地的找到我说:“婶子,王老师(葛玄)说,您肯定发表过诗歌,他把您的诗交到《保定日报》了”,我听了,高兴地搂着她转了一圈。几天后,她把刊有我诗歌的报纸给我送来。她哪里知道,这是我发表的第一首诗歌,也是******作。后来我才知道,王老师是文联主席,成俊英参加了青年作家培训班。我真的很感激她和王老师,是他们把我带入文学圈,喜欢上了诗歌。
    我们俩都上班后,她当工人很紧张,我在招生办公室工作更紧张,几乎没有写作的时间和精力了,一停就是十几年。到了二〇〇〇年,由于一些挫折和烦恼,想呐喊,就又想起了写诗歌。正好看到诗刊社有诗歌培训班,我就报了名,一参加就是八年。我的诗歌有了进步,在《诗刊》、《语文世界》、《诗人报》等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了,还出版了三部诗集,就想把成俊英带起来。因为经济问题她不能参加培训,我就把诗刊拿给她读,把她写的诗带给诗刊社的老师修改,副主编李小雨老师说:“成俊英的诗写的很好,很有潜力”。在我的鼓励下,成俊英坚持写诗歌、歌词、散文等。她的作品发表在《语文世界》、《大众阅读报》、《燕赵都市报》、《保定日报》、《词刊》、《歌曲》、《中山》等国家级、省级、地市级刊物上。
    最值得提及的是二零一七年,《燕赵都市报》举办“诗词创编美文大赛”,我把报纸给她,让她参赛,起初她有一点胆怯,她说:“参赛的都是名家,我不行,再加上工作忙,没有时间”,我说:“贵在参与,不写怎么知道自己的水平”。在我的鼓励下,她写了《一阙离歌》发出去,很快就刊登了,当我把报纸拿给她时,高兴的拍着手跳起来,评奖结果出来,她的文章评上了三等奖。我的挚友丁乔然的文章是二等奖,去年乔然回定州,我们三个小聚并照了合影留念。说好相约在写作路上,互帮互学的。不成想,她就这样离我们而去。乔然听说后悲痛万分,只喊:“可惜、可惜”,因为她的小友成俊英和她相识很短时间就去世了,她怎能不感到惋惜呢?她再三叮嘱我,要写纪念文章的。
    成俊英的一生是艰难的一生,也是辉煌的一生。因为她的电焊技术高超,她曾应聘在定州职业技术学校当过九年专业教师。她教过的学生分布在北京、天津、石家庄、保定各大城市,每年春节学生们都回定州看她,提起她的学生她是很自豪的,厂家的反馈信息让她很有成就感。我经常夸奖她说:“你是初中生,副教授,和启功大师有一拼”。真的,假如她不离去,坚持写下去,说不定在文学方面或诗词方面会有大的造就。可惜,历史不记载假如。成俊英带走了她的聪明才智,带走了家人的幸福,带走了文友、朋友的希望和寄托。音协把她的歌词配上图片发到了网上,以此纪念成俊英。
    前几天,我整理文稿,看到成俊英为我修改的诗歌,我的心一颤,泪水又如潮水涌,那熟悉的字迹刺痛我的眼,刺痛我的心,长舒一口气,慨叹:以后谁还会为我修改诗稿、文稿呢?本来我们有一个约定:选我的诗歌,她写评论,然后结集出版,这些也因她的离去而泡汤了。成俊英写的评论水平相当高,我看过她为李卫强的歌词写的评论,在我看来,很有大家的风范。
    山挡不住云彩,树挡不住风,时光隔不断亲情和友情。风雨人生路,成俊英陪我一程,我记她一生。短暂的陪伴,长久的怀念。在初春的夜晚,我独自徘徊在中山路上,想起去年夏天,她下夜班回家,我想和她说说话,她推着电动车,我和她并排走着,左东右西、上北下南的说个不停,从文学到历史,从家庭到社会,越说越想说,到了时代广场,她催我回来,我催她骑车回家,可还是又说了十几分钟才肯离去。如今,在这车流人奔的马路上,只有路旁的梧桐树叶瑟瑟微响,不再会有人陪伴我,耳边再也听不到英儿那甜美的话语和笑声。写到这里,我止不住哭声了。
    是谁说,三生石上已满,写不下更多的情缘。我愿忍受千年的风吹雨打,我愿竭尽余生之力去修行,修得来生英儿的陪伴,再续今生的亲情和友情!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 
推荐资讯
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
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
习近平的英雄情怀
习近平的英雄情怀
樱花盛开
樱花盛开
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闭幕
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  • 定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dinzhoudaily.com copyright© 2003 - 2017
  • 新闻热线:0312-2587917 2587691 QQ:460586168 邮箱:460586168@qq.com
  • 冀ICP备14019100号-1 |